• <tt id="ecu4r"><dl id="ecu4r"></dl></tt>
    <thead id="ecu4r"></thead> <cite id="ecu4r"><tr id="ecu4r"></tr></cite><ins id="ecu4r"><strong id="ecu4r"></strong></ins>

    1. 中國侗族作家張作為、譚良洲、潘年英、龍月江(女)之家鄉貴州天柱石洞

      石洞鎮處于山高、路遠、偏僻一隅??λ固氐孛?,山勢多變,山谷幽深莫測。四面皆山,中部為丘陵蜿蜒,偶有澗壩。全鎮有11個村100個村民小組7766戶30990人。99.9%系侗族。自古以來,石洞尊師重教,地靈人杰,有官至省部級,在外干部2000多人。文人墨客多,書家、畫師、作家人才輩出,現加入中國作家協會的著名作家就有三人,可謂作家之鄉。

      作家之鄉——天柱石洞

      石洞鎮地處天柱縣西南邊陲,距縣城37公里,東接天柱縣高釀鎮,西鄰劍河縣南明鎮,南界錦屏縣平秋鎮,北抵天柱縣鳳城鎮,邊緣線長,系天柱、劍河、錦屏三縣交界之地。

      石洞舊稱高銀漢,與北面九龍山遙相呼應,史話古遠。明代屬歸化鄉三圖,清代屬循禮里。民國三年受轄于第六區(高釀區),二十一年為九龍鄉。二十九年為石洞聯保。三十年為漢寨聯保。三十一年為南和鄉。三十三年易名為漢寨鄉。1953年建石洞鄉,為高釀公社石洞管理區。1961年建石洞公社。1969年水洞、都嶺公社并入。1970年水洞、都嶺公社析出恢復原建制。1984年改社為鎮。1992年石洞鎮、水洞、都嶺、黃橋三公社并為石洞鎮至今。石洞鎮處于山高、路遠、偏僻一隅??λ固氐孛?,山勢多變,山谷幽深莫測。四面皆山,中部為丘陵蜿蜒,偶有澗壩。全鎮有11個村100個村民小組7766戶30990人。99.9%系侗族。自古以來,石洞尊師重教,地靈人杰,有官至省部級,在外干部2000多人。文人墨客多,書家、畫師、作家人才輩出,現加入中國作家協會的著名作家就有三人,可謂作家之鄉。

      張作為,原名張祚煒,侗族,貴州天柱石洞計同人。1931年出生,1949年考入解放軍軍政大學五分校。離休前曾任云南省政協副主任。中華詩詞藝術家聯合會名譽會長,中國電視藝術家協會云南分會常務理事,《云南企業家報告文學叢書》主編。

      1955年開始發表作品。1980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著有《原林深處》、《悠悠寸草心》、《游天曲》、《羔銀漢詩》、《喊山》、《綠色事業》、《他從火山口來》等,編著《云南企業家報告文學叢書》、《炎黃一系情》、《滇云情思》、《異軍突起》、《億萬人民的心愿》、《滇云泱泱情》、《歷史的使命》,合著長篇歷史小說《盧漢起義》、電視劇劇本《南疆烽火》(14集)。長篇小說《原林深處》獲云南省文學創作特別獎、全國侗族文學創作一等獎,《相逢在天涯》、《翠堤漫步》、《歸去來兮》、《天涯望歸人》等改編為電視劇后分獲云南省政協、云南省委統戰部和云南電視臺聯合評選一等獎,《半屏山怨歌》獲北京首屆中國詩歌節一等獎,《拳拳愛國心》獲全國紀實文學大獎賽特等獎。

      譚良洲,筆名譚覃,侗族,貴州天柱石洞街上人。1937年出生,1958年肄業于貴陽師范學院中文系。歷任貴陽市群眾藝術館干部、市曲藝團創作員、市工人文化宮文藝部負責人,貴州民族出版社漢文編輯部主任,副編審。

      1956年開始發表作品。1984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著有長篇小說《豪杰風云》、《少女夢》、《侗鄉》、《歌師》,短篇小說集《侗家女》,散文集《迷人的侗鄉》等。短篇小說《娘伴》獲全國首屆少數民族文學創作優秀作品二等獎、貴州省文學創作二等獎、貴州民族文學優秀作品一等獎,《憨妹姐》獲1992年全國職工優秀作品獎,散文《侗家草鞋》獲全國第四屆報紙文藝副刊好作品三等獎?!逗┟媒恪帆@1992年全國職工優秀作品獎,散文《侗家草鞋》獲全國第四屆報紙文藝副刊好作品三等獎。

      潘年英,筆名帕尼,侗族,貴州天柱石洞盤杠人。1963年出生,1984年畢業于貴州民族學院漢語言文學專業,中國作家協會會員。2001年入選福建省百千萬人才工程。2003年被泉州市委、市政府作為泉州市第三批優秀拔尖人才予以表彰。2003年到湖南科技大學任教,現任教于湖南科技大學人文學院。為人文學院教授、文學與人類學研究所所長。

      著有散文集《我的雪天》、《邊地行跡》,論文集《民族·民俗·民間》、《在田野中自覺》,專著《百年高坡——黔中苗族的真實生活》、《扶貧手記》、《音樂天堂》、《保衛傳統》,中短篇小說集《寂寞銀河》、《傷心籬笆》,長篇小說《故鄉信札》、《木樓人家》,文化散文《西南筆記》、《黔東南山寨的原始圖像》、《雷公山下的苗家》等。2007年被聘為湖南科技大學湘靈文學社指導老師,同時還擔任中國侗族文學學會副會長,中國文學人類學學會副會長。為中國著名少數民族文學家、民俗學家,人類學權威專家。

      還有工人女作家龍月江出版《侗妹》。龍月江,女,侗族,1946年農歷9月15日生于貴州省天柱縣石洞鄉壩坪侗寨。1960年2月跟隨母親來北京長辛店幫姐姐和姐夫看孩子并在長辛店小學上學。1962年9月上小學五年級時因家庭經濟困難失學,曾在長辛店菜站、長辛店匙鏈廠、長辛店文具廠當工人。1983年10月調到中國社會科學院少數民族文學研究所當通訊員、打字員、發行員等。1996年10月退休,曾在北京“侗鄉緣酒樓”、“勁松大酒樓”、“世都百貨”等單位任副經理、采買驗收員等。2000年開始在貴州省黎平縣巖洞鎮從事侗族大歌和傳統糯稻保護工作。2004年10月應日本國學院大學邀請赴日本東京、沖繩等地進行學術訪問和學術考察。2005年1月開始寫作自傳體長篇紀實文學《侗妹》。2009年1月13日下午,龍月江自傳體長篇紀實文學《侗妹》首發式暨研討會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如心會議中心第二會議室隆重舉行。

      《侗妹》是以生長在侗家山寨——中國貴州省天柱縣石洞鄉壩坪侗寨的侗族姑娘龍月江本人自1946年以來數十年的人生經歷為主線,用極其真實的典型事例和極其樸實的語言敘述了她童年時代、青年時代、中年時代及老年時代的人生經歷和社會背景、人際關系、民族關系、城鄉關系、工農關系等等。全書分為上下兩部。最近剛剛由新大陸出版社出版的是《侗妹》上部,時間跨度為1946—1975,主要講述了作者童年時代和青年時代的人生遭際。

      《侗妹》的成功出版是侗族文壇的一件大喜事。中國侗族文學學會副會長蔡勁松主持會議,并宣讀了侗族作家潘年英教授對《侗妹》的評介。龍月江在會上講述了創作經歷和感受。與會人員對《侗妹》(上部)的出版發行表示熱烈祝賀,并就其文學價值、歷史價值、創作風格、民族文化價值和教育意義等各方面展開了熱情洋溢的討論。

      龍月江自2005年1月開始創作《侗妹》,其大部分內容在網絡上流傳了三年多。該書以其樸實的語言、真實的人物與故事情節、尤其是摯真的情感與堅韌執著的精神,打動了每一位讀者?!抖泵谩窂淖陨淼慕嵌瘸霭l,結合大量真實的細節,通過展現個人的變遷,折射出一段歷史的變遷和一個時代的變遷,反映出侗族人對生活的美好向往和不屈不撓戰勝困難的勇敢樂觀精神?!抖泵谩肥菍θ松目偨Y,更是對生活的升華,又一次印證了“生活是文學的源泉”這一道理。龍月江為侗族地區乃至全社會創作了一部可讀性強、史料價值較高的紀實文學,體現了作為社會最普通的個體對文學的熱愛和貢獻。與會者對《侗妹》(上部)給予了高度評價,期待著《侗妹》(下部)早日問世。

      《侗妹》作者龍月江,中國侗族文學學會常務副會長楊進銓,副會長黃松柏(北京市密云縣委宣傳部副部長)、蔡勁松(北航黨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楊玉梅(《民族文學》編輯),顧問鄧敏文、粟周熊、黃?;?,以及部分讀者石紹章(北京民航局干部)、楊可(中國國際傳媒出版社副社長)、楊琳(北京金松林動畫公司總經理)、楊光炬(中國科學院心理學研究所人事教育處副處長)、姜立芳(中央民族大學語言學博士)、龍向陽(北京航空航天大學軍工科技處)等出席了首發式和研討會。

      石洞鎮基本情況介紹

      一、地理位置

      石洞鎮地處天柱縣西南邊陲,距縣城37km,地處東經108051’28”至109005’28”,北緯26051’36”至600之間,東接天柱縣高釀鎮,西鄰劍河縣南明鎮,南界錦屏縣平秋鎮,北抵天柱縣鳳城鎮,邊緣線長,系三縣交界之地。方圓198.6km2。

      二、歷史沿革

      石洞舊稱高銀漢,與北面九龍山遙相呼應。史話古遠。明代屬歸化鄉三圖,清代屬循禮里。民國三年受轄于第六區(高釀區),二十一年為九龍鄉。二十九年為石洞聯保。三十年為漢寨聯保。三十一年為南和鄉。三十三年易名為漢寨鄉。1953年建石洞鄉,為高釀公社石洞管理區。1961年建石洞公社。1969年水洞、都嶺公社并入。1970年水洞、都嶺公社析出恢復原建制。1984年改社為鎮。1992年石洞鎮、水洞、都嶺、黃橋三公社并為石洞鎮至今。

      三、自然條件

      石洞鎮處于山高、路遠、偏僻一隅。最高海拔1031.62m,最低海拔624.48m,平均海拔702m,“俯視”全縣??λ固氐孛?,山勢多變,山谷幽深莫測。四面皆山,中部為丘陵蜿蜒,偶有澗壩。

      四、氣候資源

      年最低氣溫-6.3℃,最高氣溫32℃,日均氣溫14.5℃,無霜期247天,年積溫5292.5℃,年降水量1498mm,屬溫和濕潤型一年兩熟農業氣候。系天柱縣秋割最晚之鎮。

      五、土地資源

      主要土壤為硅鋁的黃紅壤,紅砂壤,黑砂壤以及水稻土。全鎮土地面積有19860公頃,近幾年的利用現狀是:耕地1914.45公頃,占10.22%;園地0.16公頃,占0.08%;林地12769.18公頃,占68.18%;牧草地1859.99公頃,占9.93%;居民工礦用地710.97公頃,占3.8%。交通用地46.57公頃,占0.25%,水域用地94.92公頃,占0.5%,未利用土地1332.05公頃,占7.11%。

      六、人口資源

      全鎮有11個村100個村民小組7766戶30990人。99.9%系侗族。人口自然增長率保持在6‰左右。人口、環境、資源協調發展。全鎮勞力16759人,建制鎮規劃區人口3120人。人口密度為56.21人/km2,人均土地0.6公頃,低于全國0.9公頃的人均水平.人均耕地0.06公頃。人口99.8為侗族,分散居住在182個自然村寨,人口分布不勻。貧困戶942.戶,貧困人口7500人,占總人口的24.55%。有勞力9232人外出務工,有200多戶舉家外出打工。每年通過郵電渠道匯入我鎮的勞務費逾千萬元。

      七、農業特點

      1、全鎮14629.33公頃山地中,林地占12762.03公頃,占據分量偏大,果園占0.16公頃,分量偏低。地下礦產資源缺乏,雖有硅礦石,但品質低,蓄量少,貨幣轉換率低。

      2、耕地量少,陡坡耕地面積大,在占土地總面積的10.22%的耕地面積(1914.45公頃)中,旱耕地有440.37公頃,其中處于200坡度以上的陡坡耕地有147.74公頃。這一特點的長期存在導致水土流失,裸巖土地面積增長,植被面積遞減。森林覆蓋面積為42%。退耕還林、還草、還牧勢在必行。

      3、中低產田份量多,改造步伐緩慢,土地開發能力弱。全鎮1474.08公頃稻田、冷、陰、爛、銹田222.9公頃,望天水田582.48公頃,共805.38公頃,占田總面積的54.64%。

      4、產業特點。以傳統農業種植業為主,2010年,全鎮實現農業總產值7962萬元,比2005年增加3064萬元,增長63%;糧食總產量1.328萬噸,比2005年增加611噸,增長5%;財稅總收入完成132.86萬元,是2005年的3.7倍,增加96.57萬元;農民人均純收入2750元,是2005年的1.7倍,增加1130元。2010年種植烤煙2096畝,農民直接收入385.46萬元,創煙葉稅83..26萬元,完成油茶基地建設500畝。

      八、基礎設施建設情況

      1、11個村進行了衛生改水,自來水受益人口28700人,占總人口的93.9%。

      2、11個村都通電,全鎮31個村都進行了農村電網改造。

      3、11個村已全部通公路。

      4、11個村都開通程控電話。

      5、11個村都安裝有“衛星”電視,電視覆蓋率達100%,“村村通”廣播電視工程建設全面完成。

      6、鎮政府所在地有一個衛生院,設都嶺、水洞兩個醫療點。31個村有衛生室。 

      7、11個村都建有計生服務室,人口與計劃生育工作實現重點下移到村。

      8、建成遠程教育播放基地12個。

      9、鎮內現有石洞、都嶺兩個馬路市場。

      九、石洞“品牌”

      1、教育    自古以來,石洞尊師重教,有官至部級,在外干部2000多人。文人墨客多,書家、畫師、作家等人才輩出,全國最年輕的侗族作家潘年英是我鎮盤杠村人,可謂地靈人杰。

      2、石洞大米、雞鴨、辣椒等農產品,成熟期晚,蛋白質積累豐富,又無農殘,無纖維危害,遠近有名,為饋贈之佳品。

      3、石洞腌魚、腌骨頭,風味獨特,可與無錫醬排骨媲美。

      十、主要風土人情

      1、每年古歷九月九日水洞云霧山斗牛節活動;

      2、每年古歷十月十日石洞九龍山民族風情節日活動;

      3、侗歌賽唱;

      4、攔路酒。

      5、外出人員多,新思潮碰擊封建壁壘,石洞人思想解放,思維活躍,容易接受新事物。

      十二、旅游資源

      鬼斧神工,天工地造,山川秀美。自然風景有:蓮花山水電站庫區風光,鐵索橋、日出東方、六十丈洞,槐寨峽谷,謝寨“雙抱樹”,九十九嶺坡,步甲盤山公路,下騰河道養魚,九龍山姜映芳起義戰遺址,萬人墳場,八卦河風光,王天培書屋等等。

      十三、干部現狀

      鎮單位編制情況是:設有黨政辦、綜治辦、計生辦、計生站、社會事務辦(民政辦)、農業服務中心、文化服務中心企業站、水利站、財政所、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中心、派出所、扶貧辦、城建所、安監站、國土所、司法所、衛生院、林業站、農商行、供電所、郵政所;群團組織有共青團、工會、婦聯、人武部。

      –人口總數:30990人     農業人口:30087人      非農業人口:903人 

      –行政區面積:198.6平方公里      耕地面積:28716.75畝 

      –主要民族成分:侗族      發展口號:發展才是硬道理 

      –所轄村:石洞村,漢寨村、槐寨村、雙屯村、高佑村、紅蓮村、柳鰲村、冷水村、東嶺村、西嶺村、黃橋村      生產總值:7962.0 萬元

      –主要經濟產業:種養業      名特產品:石洞米酒,大米,土雞土鴨,辣椒,三月粑,腌鴨      辦公所在地:貴州省天柱縣石洞鎮石洞村

      –自然條件:石洞鎮處于山高、路遠、偏僻一隅。最高海拔1031.62m,最低海拔624.48m,平均海拔702m,“俯視”全縣??λ固氐孛?,山勢多變,山谷幽深莫測。四面皆山,中部為丘陵蜿蜒,偶有澗壩。系“八山一水半分田”之鎮。      資源:煙葉,木材。

      高鐸人物系列之:我所認識的幾位天柱作家

      我所認識的幾位天柱作家
      高 鐸

      一個只有三十多萬人口的偏遠落后的少數民族貧困縣,卻出了七位成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的作家,如果加上省、州作協的作家,那就多達好幾十個。我不知道在中國這樣的縣還能有多少個,我只知道這個縣叫貴州省天柱縣,那兒是我的故鄉老家。

      所以,從小我也夢想當作家,成為他們當中的一員。當然,最后我什么也不是,我只是認識了天柱作家群當中的幾位,就高興得不得了,仿佛自己也真成了作家似的。

      我認識的第一位天柱籍作家是滕樹嵩。由于當時在凱里一所中專教書,學生成立了一個文學社團,我是指導老師,請作家講學是文學社活動的主要內容之一,我就有緣認識了滕老師。當時他住在通往凱里棉紡織廠路邊的一棟小平房里,是他家自己的房子,雖然十分簡陋,但是能在城市里擁有一塊自己的地皮,我們都覺得他很了不起。

      說實話,滕老師講課學生是不愛聽的,但是這不影響我們對他的尊敬,就像陳景潤教授上課也不受學生歡迎,卻并不影響他在數學界的威望一樣。因為經常請他上課,我們就有機會在一起吃飯、喝酒、聊天。至于他的著作,我只讀過《侗家人》和《風滿木樓》兩本,依稀記得他所寫的“杉鄉”、“林?!本褪翘熘湾\屏,他寫打獵的地方是兩縣交界的地良一帶,因為是以家鄉地理和生活為背景,因此讀起來格外親切,不過書中的人物和故事情節卻一點印象也沒有了,是不是滕老師的作品不太吸引人呢?我離開了凱里后,聽到滕老師辭世的消息,心中十分悲痛。

      潘年英是我認識的第二個天柱作家。因為我也姓潘,輩分比他小一輩,所以很多人以為我是他的侄子,我們應該早就認識的,其實不然,我跟潘年英是在網上認識的。當然在此之前我和其他人一樣早聽說過他的名字,在跟一些家鄉人聊天的時候也經常聽人提到他,自己也曾零零碎碎讀過他的一些作品。曾經有一段時間,“侗人網”上常有關于他的生活和作品的討論,我就知道了他的一些情況,比如從貴州到泉州啦,又從泉州到湘潭啦;或者說他辭職回家辦書院啦,回家放牛啦等等,總之議論紛紛,不一而足。

      我第一次真正見到潘年英其人是在電視上,那天我正在收看香港鳳凰衛視中文臺的《縱橫中國》節目,坐在嘉賓席上的竟然有潘年英。最令我驚奇的是和他坐在一起的是北京大學著名教授王魯湘、四川大學著名教授徐建新、知名作家葉辛和貴州省常務副省長王正福。那時我才真正意識到潘年英的名聲和影響,能跟王魯湘和葉辛們坐在一起高談闊論,那真是不簡單的。我不由得肅然起敬。

      在電視上看到潘年英后我就更加留意網上關于他的消息了。在建成“天柱愛心論壇”后,我寫了一篇叫《從潘年英現象看天柱人文化心理的變化》的文章發表在網上,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我相信潘年英本人也一定注意到了。因為在文章中我開宗明義寫道:“我不認識潘年英,對于他的作品也知之甚少”,于是他就把關于他的一些情況,特別是他的近作和別人寫他的評價文章轉帖到論壇上。當然他和普通網友一樣用了一個網名,他的網名叫“姚國丹”。

      在斷定“姚國丹”就是潘年英后,我就試圖跟他聯系。有一天,發現“姚國丹”在線,就用短信告訴他說“搖沃押細奴,押打哩賴國賴?”(我知道你是誰,你過得還好嗎?),他回我的短信是“高先生,我不是你要找的人?!边€跟我裝得很像,但是我從“姚國丹”的很多帖子中判斷他就是潘年英無疑。能夠跟著名作家在網上相遇,我當時十分激動,想到網上關于他的種種遭遇的文章,特別是看了他發表的《我是詩人姚國丹》主題帖子后,我心中升起無盡感慨出來。他寫道:“各位朋友你們好!看到你們在這里我真想流淚。我已經很多年沒有講侗話了,我的侗話可能都忘得差不多了。蕭魯哏渡賴國?(你們大家都好嗎)這些年來我在外面流浪,象狗一樣活著。好!見到你們我死也心甘了。我一定努力寫詩,做一個有尊嚴的人,以報答家鄉父老的期待。請多給我鼓勵吧?!?/p>

      看到這樣令人辛酸的帖子,我心緒難平,于是我就了一首詩,題目叫《有一群人》,副標題是《獻給詩人姚國丹及所有天柱同鄉》,跟在他《我是詩人姚國丹》主題帖子后面。我的詩是這樣寫的:

       “有一種聲音叫鄉音/有一種感情叫鄉情/有一種思緒叫鄉愁/有一種親人叫鄉親/

      有一口井叫龍王井/有一個坡叫石柱坪/有一塊石叫三棒巖/有一群人叫天柱人/

      有一首詩叫游子吟/有一顆心叫赤子心/有一首歌叫思鄉曲/有一些孩子想母親?!?/p>

      “姚國丹”看了帖子后馬上回復道:“你的詩歌讓我熱血沸騰高先生!我今晚要失眠了!我感覺我找到家了!我發現我彎曲了很多年的脊梁突然又直起來了!謝謝你們!我永遠是你們的一部分!”我也很快跟帖回應他道:“互相支持和鼓勵,你永遠是我們的驕傲!”

      我就是這樣算是跟潘年英認識了。后來在廣東的天柱同鄉會搞聯誼活動,會長吳育化要我邀請潘年英,我就正式找到他,他果然在我們大家的熱切期盼下如約來到深圳。在深圳見到他的情景我寫成了《潘年英在深圳》,那是迄今為止我自己覺得還比較滿意是散文之一。他離開深圳后,我們經常有通過Email互致書信,最近我還收到他發來的圣誕賀卡。

      潘年英到深圳的時候,送了我七本他寫的書,那是我書架上最珍貴的藏書了。好多朋友要跟我借,我都舍不得。潘年英的作品是我讀過的天柱作家作品中印象最深刻的,好多篇什讀了不止一遍,讀到好多地方時不覺淚流滿面。

      我老婆本來是不太愛讀書的,她一般閱讀的是《知音》、《家庭》和《女報》這一類雜志,很少涉及文學的東西,但是,潘年英的作品她卻一篇不落地讀完了。有一天,她讀潘年英的《故鄉信札》,邊讀邊哭,整天對我不理不睬,我好心問她,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她反而跟我生氣,找岔子要跟我吵架,我被弄得莫名其妙。過了幾天后,老婆才自我反省,說那天是自己不對,因為讀《故鄉信札》,就聯想到自己的命運,想到自己的命運其實跟潘年英筆下的那些姐妹的命運是一樣的,想著想著心情就特別低落,就想沖我發火。老婆的解釋真讓我哭笑不得,看來都是潘年英惹的禍。

      順便說一句,“姚國丹”是一句侗語的音譯,意思就是“我沒有名字”。也許是潘年英覺得人家議論他的名字太多了,想叫人忘記他的存在?但是人們還是記住了他,包括他的網名“姚國丹”。

      龍新霖是我認識的第三位侗族作家。不過要說起認識的時間來,我認識龍新霖比認識滕樹嵩和潘年英還要早。因為我們兩人的村子相隔不遠,我小時候又經常在高釀街上見到他。因為他是殘疾人,走在路上分外艱難,當然也引起了更多人的注意。我對他最初的印象是文革剛剛結束的那幾年,在高釀郵局門口有人擺了一個攤子出租連環畫,新霖經常在那里看小人書。在我讀到高中的時候,有一天班主任老師拿了一份《貴州日報》到教室里,讀了一篇叫《命運如此不幸,我該怎么辦?》的讀者來信給我們聽,寫信的人就是龍新霖。當時能夠在報紙上發表讀者來信在我們看來也是很了不起的,我和一個叫楊昌顯的同學就動了去看望他的念頭,結果到他家時很不巧,新霖正好不在家,回到學校后我們就寫了一封信安慰和鼓勵他。這事可能他早不記得了。

      可是從那以后我一直關注龍新霖的情況。我那當小學教師的岳父退休后,我“捐”出自己的所有藏書并購買了部分圖書在高釀小學門口開了一家“益友書屋”,我老岳父說,龍新霖是那里的???。但是由于書屋里的書都是些武俠、言情之類的通俗小說,很難滿足新霖的閱讀要求,慢慢地他就很少去了。不過從岳父那里我知道了龍新霖已經結婚成家,并且發表了不少作品,成了一名較有名氣的侗族作家,我心里頗感欣慰。遺憾的是當年和我一起去找過他的我那同學楊昌顯卻不知下落了,不知道他是否也知道了龍新霖的情況。

      最想不到的是龍新霖今年居然千里迢迢從天柱來到了深圳,來到了我家里。依舊是那雙殘腿,依舊是那雙拐杖,只是蒼老了不少,肥胖了不少。他跟天柱民族中學的龍傳寧老師在我家里住了幾天,我一下了班就回家跟他們喝酒、聊天,真是非??鞓?。他們來深圳的目的是想籌集點資金辦《清水江》雜志的文學版,本來在同鄉會各位老鄉的幫助下,已經有了著落,但是后來由于某些原因,黃了,使我感到滿心愧疚,非常不安。

      暑假回家的時候,應龍新霖的邀請,我就去天柱看望了他。就在那天,我認識了天柱的另外一位青年作家甘典江。甘典江筆名竹二,據說是個怪才,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他開過個人畫展,也搞過樂隊,后來一篇小說《紙上江湖》發表在他們新創辦的文學期刊《清水江》的創刊號上,結果得罪了有關當局,就“下課”當了一名自由職業者。

      在甘典江的《紙上江湖》被炒作得沸沸揚揚的時候,我就已經得到一些消息,知道他的情況可能不太妙。當時正好我們這里招聘老師,我就把招聘廣告發給了他,想讓他來參加考試,或許我能夠給他一點幫助,但是他婉言謝絕了我。后來我在網上看到一篇寫他的帖子,提到了這件事情。這個世界上真是沒有不透風的墻。

      甘典江的小說集《紙上江湖》出版后,他寄了一本給我。想到他為了這篇小說竟然丟了工作,心中不免感慨萬千。

      甘典江寫的小說大多數是以校園生活為背景的。讀了他的小說以后,我發現我跟他有一種“心有靈犀”的感覺,或者說我的某種愿望在他那里得到了實現。好多年以前,我就曾經暗暗下定決心,等到五十歲以后我就開始寫一部長篇小說,以學校生活為背景,以學校領導、老師和學生之間復雜的關系為主線,通過描寫學校里一些勾心斗角、貪污腐敗、男盜女娼的事情,來展示我們生活的這個時代。我甚至為小說取好了名字,叫《傾斜的象牙塔》。甘典江的小說集《紙上江湖》所寫的也正是我所想要寫的,只不過是以短篇的形式出現而已。當然,他的《紙上江湖》我也覺得有許多遺憾的地方,比如里面還沒有孔乙己、祥林嫂式的令人過目不忘的形象,也缺乏《阿Q正傳》的那種大革命時期社會背景的描寫。我理想中的那部書應該是《紅樓夢》式的,是一部中國社會主義社會的百科全書?;蛟S,那樣一本書永遠只能是我的夢想罷。

      前面我已經說過,我做著這樣的文學夢在很大程度上是受到天柱作家的影響,當然包括我并不認識的作家。天柱地方本來就小,加上作家大都集中在侗族聚居的高釀,我就有機會跟作家們的家鄉甚至親屬有著直接的關系。楊昌顯就是著名作家張作為的外甥,他稱張老是“舅舅”。知道天柱有一個作家叫張作為,我還是從昌顯那里開始的。

      當然那個時候還小,對于張作為老師的認識也就僅僅局限于知道他是天柱作家,是石洞人,生活在云南,如此而已。后來我有一個表哥,去云南當兵,上了昆明陸軍軍官學校,回家探親時帶回了一些張老的著作,我才有幸讀到張老的作品。對于那個時候讀過的現在已經沒有什么印象了,最近讀到的他的作品是發表在《民族團結》雜志上的散文《飄落在邊地的夢》,寫得很樸素。印象中天柱作家的作品在風格上都以樸素為主。我想大概是因為天柱人本身就很樸素的緣故吧。

      我至今沒有機緣跟張老見面,心里感到遺憾得很,但是我有一個同學卻比我幸運得多了,他不僅見過張老,而且可以經常跟張老吃飯喝酒,甚至還能親熱地把張老叫做“爸爸”,因為他做了張老的女婿。我的這個同學叫楊毅,也是高釀人。楊毅還在學校讀書的時候就頗喜歡文學,偶爾也舞文弄墨,和我趣味相投,我們就成了很好的朋友。楊毅后來當兵去了云南,再后來也上了昆明陸軍軍官學校,退伍后就留在了云南工作。我想,楊毅選擇了作家做自己的岳父,一定與少年時代的文學情結有關。不過我跟楊毅已經是十多年未曾謀面了,不知道他當作家女婿的滋味如何。

      石洞的另外一位作家叫譚良洲,筆名譚覃。小時候識字不多,我們就讀作“譚譚”。少年時代讀過譚老師的短篇小說《娘伴》和散文集《迷人的侗鄉》等,印象也已經不深了。

      我高中時候有一個同學,叫譚厚鋒,湖南人,據說他拜了譚良洲老師的哥哥做干爹,就把戶口從湖南轉到了天柱石洞,在天柱參加高考,后來考上了貴州民族學院的民語系。譚厚鋒本來是一句侗話都不會講的,他是怎樣學習這個專業的,我真的很困惑。不過雖然不會講侗話,他的英語卻非常的好,大學畢業后就留校當了英語老師。有一年我去民院玩,還見到了譚厚鋒,不知道他認了譚老的哥哥做干爹,是否也跟譚良洲老師有往來呢。我想應該有。

      關于譚老最近的消息,那就是從網上得來的了。先是在網上看到了譚老新作《侗鄉》出版的消息,后來有朋友買了一本送給我??上抑两袢匀粵]有機會拜讀這本著作,因為被老婆拿去了,放在她公司的宿舍里。問她,她老是說還沒有看完。

      天柱的前輩作家中我唯一到他家里去過的是粟周熊老師。粟周熊老師家是高釀木杉的,離我家不遠,我是跟他的侄子粟多美去到他家的。粟老師的家離木杉大寨子還有一定的距離,那里只有幾戶人家,在一個山坡腳下,四周林木蔥蘢,門前田水蕩漾,風光非常優美。當然那是粟老師的老家,我去的時候粟老師是不在家的,我只能算是參觀了一回作家的故居,啊不,是在作家的故居住了一個晚上。后來有一年失火,粟老師老家的房子就被燒掉了。那時我已經在凱里工作,是后來才聽多美說起的。當時自己能力有限,也沒有能夠為多美重建家園,或者說重建作家故居提供多少幫助。

      我對粟周熊老師的認識大多數是從他的侄子那里得來。多美和我是同學,也是一個文學愛好者,少年時候很有些理想和抱負,決心要摘取諾貝爾文學獎。我們一起讀初中的時候,他就經常有機會上北京,當然是去他三叔粟周熊老師那里。他每次從北京回來,都要帶回好多在北京拍的照片給我們看,那些照片都是在天安門廣場、故宮、長城等名勝古跡照的,我們看得非常羨慕。后來我們有一個同學考上了中央民族學院,還真的去拜訪過粟周熊老師,可能也是因為經常聽多美說起他的這個叔父,從小就對粟老師產生了崇拜之情的緣故罷。

      粟老師的作品我讀得也不多,因為他以翻譯為主,我們接觸的就非常有限。不過在《民族文學》或別的報刊雜志上也可以經常讀到他的作品,如近年的《紫羅蘭》、《我們的朋友遍天下》等。給我深刻印象的還是他的寫的《小傳》,在《小傳》里他用散文化的筆法對自己的一生作了簡單的介紹,給人的感覺還是那兩個字:樸素。

      粟周熊老師應該是我們侗族作家中官做得最大的一個吧,他曾任中華人民共和國駐哈薩克斯坦共和國使館一等書記官,我想這個職位的級別應該是很高的。粟老師的著述成就也很高,新浪網都設有他的個人專欄,假如你在Google網站的搜索欄里輸入“粟周熊”三個字,電腦就會提示你“約有1,330項符合粟周熊的查詢結果”,粟周熊老師的翻譯和寫作成就由此可見一斑。

      中國作家協會會員的七位天柱籍作家中,我閱讀不多也沒有任何間接了解的是劉榮敏和袁仁琮兩位老師。雖然劉榮敏老師家高釀章寨離我家也不遠,但是我既沒有到過他的老家更沒有見過他本人,不知道他在章寨還有沒有親人或者老房子。至于他的作品,也只是在潘年英主編的侗族作家小說集《月地歌謠》上讀過《高山深澗的客?!?,其余的就了解得很少了。

      袁仁琮老師我就更不甚了了了,只是看過一些關于他的情況的簡單介紹??磥砦艺娴米裾张四暧⒗蠋煹慕虒?,不要一天瞎忙,要抽出點時間來多讀點書,尤其要多讀我們天柱作家的書,否則,就冤枉做了一個天柱人。

      除了上面提到的之外,天柱也還有其他的一些作家,由于對他們不熟悉,我就不一一寫了。我曾經寫過一篇網文,題目叫做《呼喚更多的天柱新一代作家》,對天柱作家的后繼無人的狀況表示了擔憂,呼吁縣里要進一步加強文化建設,要重振天柱文化尤其是天柱文學的雄風,實現天柱文學的“偉大復興”。但是,潘年英老師看后并不太同意我的觀點。他認為“天柱地方人文薈萃,作家一定后繼有人,代有傳人”,并舉了天柱最近出版了兩本書——《將軍門第——王天培兄弟秘史》和《將軍百戰歸——吳紹周傳奇》為例,說這兩本書“就寫的很棒”“如果不看作者的簡介,根本不相信這兩本書的作者就出自天柱本鄉本土,現在就在縣城工作?!笨戳四暧⒗蠋煹难哉?,我才發現我對天柱作家還有很多的不熟悉。哎,天柱的作家,作家的天柱,我何時才能真正讀懂你呢?

      2005年1月19日修訂于深圳

      翻開族譜倍受鼓舞,走進宗祠凈化靈魂。在各姓氏族譜中不僅詳盡記載著本姓先祖艱辛創業、屢立戰功的動人故事,而且昭示著后輩子孫也人才輩出。一、兩百年前的宋仁溥、姜應芳、王天培、王天錫等仁人志士、“公車上書”四舉人,侗族省軍級領導龍大道、龍賢昭、楊序順、楊天洪,以粟周熊、滕樹嵩、譚良洲、張作為、劉榮敏、袁仁琮、潘年英、吳基偉、文大家等為代表“中國侗族作家群”,以楊長槐、龍開朗、楊念一、楊思藩等為代表的“畫家群”,以楊紹櫚、楊秀昭、張中笑、肖枚、龍廷才等為代表的“音樂家群”,以龍開朗等代表的“書法家群”,這些各姓氏的先輩成了各大姓氏后生奮發有為的榜樣。

      本文來自亞高原侗族大哥,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本文觀點不代表侗族網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本站所載內容皆是為了侗族文化公益宣傳和侗族文化交流學習,無任何商業用途及收益,如有疑義,請聯系我們處理。
      溫馨提示:如果您喜歡本文,請在下方留言參與我們的討論。同時不要吝惜你的大拇指為小編點贊哦!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亚洲av熟女国产一区二区三区,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阳茎伸入女人阳道视频免费,中文国产成人精品久久不卡